Pinned toot
鲰生啊 boosted

#橙雨伞 微博:
【什么是“玻璃电梯效应”?】经过反复的讨论,大家可能已经对“玻璃天花板”“玻璃悬崖”等描述女性职场困境的词语不再陌生,今天,伞君来介绍一下“玻璃电梯效应”(Glass Escalator Effect)。
1992年,学者Christine L. Williams提出了这个词。Williams通过深度访谈发现,与女性进入男性占主导的行业的经验相反,在女性为主的行业中(如护士、小学教师)工作的男性,非但不会受到职场性别歧视,反而会获得结构上的优势——更容易获得晋升。
在学校领域,这一现象尤为明显。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的一项研究发现,2018年,尽管男性仅占公立小学劳动力的17.3%,但他们获得晋升的比例为22.9%。在中学,男性占劳动力总数的39.8%,获得晋升的比例为43.1%。该研究的作者Kevin McGrath称, “在男性代表比例特别低的地方,学校里的男性工作人员在晋升方面可能更有优势……他们会被认为能给工作场所带来独特的东西,或被认为具有管理工作所需要的刻板的男性特质。”(联想到我国近年来多篇呼吁幼儿园、小学多些男教师的文章,许多篇的理由为男孩会被女教师影响,不阳刚了……
据悉尼先驱晨报报道,新南威尔士州教育部正在开展一项“多元化和包容性战略”,旨在到2025年,将女性任高级职位中的比例提高到60%。它还承诺增加教育行业的男性人数,但没有设定目标。一位发言人表示:“我们部门有望实现‘女性领导’的目标,目前,部门中 55%的高级领导职位由女性担任。” 近期的一项研究也显示,在新南威尔士州公立学校中,男性晋升比例仍然高于女性,但差异已经缩小。(图源:Politico)

:icon_weibo: weibo.com/5939213490/Js34IafJB

#女权剪报 #女权 #feminism #女权主义

在B站上刷各种无用视频,看博主点评测评自己不会买也买不起的东西,了解可能永远用不上的知识。一个个视频往下刷,不是真的想看,是再一次把自己困在了黑夜白天的缝隙里,困在了想要做点什么却又不想做点什么矛盾里。时间过去,自己像是被下了咒一样除了消磨之外再做不了别的。

突然推荐一堆种草和大牌名字里出现了纽约和纽约的流浪汉。视频里熟悉的嘈杂地铁,熟悉的街上乱七八糟的人,熟悉的树和草。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世界上到处都是一样的树,可一看就知道,这是纽约。斑驳的砖石墙面,各种颜色的防火梯延伸出来,像是公寓的外骨骼。巨大的广告牌,流浪的音乐人,中央公园的马,路上奔跑的男生。

当时住的Airbnb楼下黑人喝酒的声音,玻璃幕墙前的雪白蒸汽,中央车站下纽约人过马路时的理所当然视而不见,拉手风琴的爷爷。

多混乱的城市啊。抬头是霓虹灯低头是衣不蔽体的流浪人,中间是游客来来去去。

我一下子被对纽约的思念裹挟。那个时候的我free as a bird。

什么时候晚上能问心无愧地安心睡觉呢

鲰生啊 boosted

还是要再说一遍,大清再一泡污,嘉庆和道光皇帝登基的时候都把自己名字改成生僻字,以减少扰民程度。习近平pls也去改名好吗,熹巹凴我看就很不错,就是他自己可能不太写得出来。

鲰生啊 boosted

我退到劳动的边缘诋毁劳动
死在末日的前面哀悼末日
逃往进步的供应链源头宣扬退步
扔掉信仰又拾起又扔远后大喊
我没有价值,也没有剩余价值
我的不配合扰乱了计划经济
我的非理性扰乱了自由市场
像鲫鱼一样焦虑奔赴各自的极限
撑到鱼塘在数学上计算过的产量最大化
鱼群中一个迟疑,破坏了帕累托最优
我不干了,我要翻身
不是翻身做主人,被骗过一次了
是翻身晒太阳,不再建设什么
我反对你,对你的反对失望
也失望于对你的反对
就这样吧,听说勤劳改变不了命运
但似乎反抗也摆脱不了剥夺
还有最后一条道路
把我们的疲乏与放弃填埋在高亢的阔步前
告别敌人与骗子,背朝伟大明天
新的一代在真空中出生
在没有泥土与铁屑的书本上进行角色扮演
世界是你的,也是你的,终究还是你的
全世界无能阶级落荒而逃

鲰生啊 boosted

微博@罗森店员和泉子:

男性想要表达对女性的支持与帮助,既无须强调自己男性的身份,也无须强调自己与女性的关系。

支持和帮助女性,因为女性需要支持和帮助,仅此而已。

【这和我们是谁无关】

而男性大多会喜欢强调这些——甚至说出「我是女性的儿子,丈夫,父亲」

可是,即使没有恋爱结婚,没有女儿,甚至从小未曾感受过母爱的男性,就不会帮助和关爱女性吗?并不会。有了这些身份就一定会帮助和关爱女性吗?也不会。

那强调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

男性是人,女性是人,人与人应该互相帮助扶持,这根本不需要任何额外的注脚。

当然我们不会认为这些注脚否定了男性的真诚善意,只是我们需要思考一下,是什么力量【迫使】和【暗示】他们加上了这些注脚,并认为这是合理与得体的。

这也就是我zhiqian说的——这是一个问题,不是一个坏问题,而是一个好问题

几年前和Jesse聊天的时候,我还是个刚上大学的小屁孩,和他抱怨事情很多压力很大。但我又说我喜欢有压力,压力和焦虑让我觉得自己活着。他笑我,就像是笑任何一个被奋斗文化荼毒了的东南亚学生。

Jesse不知道,如果寻找不到快乐,我就会寻找痛苦。因为只有快感和痛感能刺激我迟钝的神经,撞上墙壁和升上天空才能让我感受到自己的鼻青脸肿,嘴巴都要笑裂开来的存在。

White Collar里Neal和Mozi引用过一句中文谚语:May you live in an interesting time, may you find what you’re looking for. 是猴爪似的祝福,生于乱世,得偿所愿,句句都是诅咒。

但若真有造物主,我请求它给我一个有趣的人生,一个永恒挣扎的灵魂和窒息中偶然的快乐。因为无聊会把我杀死。

笑完,Jesse给我听了首歌。Johnny Cash240号砂纸般的声音唱着,I hurt myself today, to see if I still feel. I focus on the pain, the only thing that’s real.

鲰生啊 boosted

人都是由自己的經歷塑造的。可能我到底還是遇到了太多閃閃發光的人類個體,所以沒有辦法對全人類失去信心。整天嚷嚷「人類不行」大多數時候都是在玩梗,我不會也不願把我聰明博學善良脆弱品味又好的朋友們歸類到「another pathetic/incapable human being」的類別裡面,即使這個世界上不行的人類的確佔多數。

知道這個世界上有這麼美麗複雜可以共振的人類個體存在,有幸遇到這樣的人類個體,難道不會想要多存在一天,多說說話,多分享點什麼嗎,難道不會對「某一些人類」重新燃起信心嗎?

對人類依然抱有信心和希望,在這個泰坦尼克號一般逐漸沈沒的垃圾世界上或許不是什麼明智選擇,保持冷感、貼標籤、拒絕對任何人類投入感情當然更加實用也更容易一些,會少掉很多心碎和痛苦。我經歷過徹底的冷漠,也知道在這樣的世界上保持冷漠或許就是更明智,更知道如果這個世界不給你一些solid proof或者一些真正能夠點燃你的東西,沒有人有義務因為「要善良」「只要人人都獻出一點愛世界會更好」這樣的理由從冷漠裡走出來,冷漠自保實在是太可以理解了。

但......我也不知道。我覺得有些事情、有些人是值得心碎的,是「即使知道以後或許會因此而心碎,當下也好得必須要伸手去抓住的」。在這個懷有希望的過程中,我可能會感到挫敗、感到被背叛,甚至覺得自己就應該一直保持冷漠,而不是把心輕易地給出去。

然而,那些流淌著碎金色光芒的書信和長談是值得的,那些熱烈的、溫柔的東西,即使不能給人類發展作出什麼貢獻,也是曾經讓我重新暖和起來的存在。我,despite我的脆弱瑣碎和無力,依然能保持一定程度的溫柔/善良/熱烈,就是因為我幸運,我被毫無保留地愛著,這樣的愛讓我遭受過的痛苦都變得淺淡了。被愛和愛人就是privilege,但......管他呢,我對「打撈到能夠精神共振的人類」依然抱有希望,也絕不會把我現在所擁有的溫柔和熱情輕易地丟掉。

我不愛人類,我知道人類可以有多麼糟糕不堪。但我喜歡的人們讓我願意更加相信人類,相信人類之間的連結,即使只是一點點。

鲰生啊 boosted

泰国抗议:“对国王的爱蒙瞎了父亲的眼” -君主制引发的世代分裂
bbc.com/zhongwen/simp/world-54
自7月起,数千名泰国大学生走上街头。他们要求限制国王几乎无限制的权力。这些要求对全球其他地方的人看来可能很温和,但在泰国,现代历史上还没有人公开挑战君主制。
#bbcnews

鲰生啊 boosted

我们这两代人远远地躲着政治,玩弄着虚无、个人、利己那套精致的玩意儿,最后得来了当下这残破溃败的现实,生生将自己变成一根根直愣愣插在地里一碰即倒一拔即掉的木棍子,这是不是活该呢?公共生活绝不应该是要被尽力躲开的事情,人群更应该努力活成一片健康的山林。

嗐,他们爱的哪里是国啊。爱的是一种强大的幻觉,是厄里斯魔镜里的力量,是浅薄人生里唯一能抓住的使自己超越凡人的宏大权杖。

鲰生啊 boosted

发现有些人也不是故意偷换概念,但是TA讲话必然会偷换概念——因为TA的思维在接收和输出一个词句的时候,已经自然转换了概念,和原本读取那个词之前、该词句所呈现的含义本身没太大关系。
有意思的是,这根本不是个例,也绝非“小部分人"的行为语言习惯。
没有用其他语种在外国长期生活过,不知道是否属于我朝特色。

今天在微博被骂的太惨了,来长毛象呼吸一下。果然是简中互联网流浪的命。

交流了几轮之后我发现微博上很多讨论都不是平等交流,大概率是一方对另一方的认知扶贫。
这么一看,周玄毅这样的人简直就是大慈善家。

在看聊斋志异,也学着来个异史氏之语:
聊斋三卷 竟无一妇人语
宜妻宜媳宜神女宜鬼魂
女字尚有半分 人字却无一点

Show older
Mastodon for Liberals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