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走在地铁站里的时候,有一瞬间我觉得地板离我越来越远,也许是我的灵魂在上升又停滞,也许只是隐形眼镜边缘带来的幻觉。

不过千言万语化成一句话,还是看看双琴侠和老友记吧。

Show thread

忍不住跟我爸抱怨起了最近的累。他说你千万不要熬夜 会老得很快。我很想跟他说,十二点到家,你总得给我点时间哭一下吧。

鲰生啊 boosted

无数个人织成的网阻止我逃离这个无数人组成的世界

鲰生啊 boosted

因为工作的关系更多看诺奖科学方面的奖项,刚刚点开邮件看到诺贝尔和平奖,突然眼泪就下来了 

其中一个和平奖颁给了俄罗斯的记者穆拉托夫,是俄罗斯独立报纸《新报》的主编,他想把这个奖项给自己的6名同事分享,而这些同事都已经被暗杀了。其中一个报道车臣战争的女性记者,在普京生日这天被枪杀。

俄罗斯控制言论很有手段,甚至把《新报》当成展现民主的工具:你看我们有言论自由呢,他们在批评政府啊。而这些报纸的记者和编辑们,都命悬一线。

克里姆林宫知道了这个消息之后迅速祝贺穆拉托夫获奖,毫不忸怩。

穆拉托夫还引用了苏联作者、诗人Alexander Tvardovsky的一首关于“幸存者内疚”的诗:

I know that it’s not my fault 我知道那不是我的错
That others did not return from the war 那些没能从战争中活着回来的其他人

That’s not the point, 那不是问题所在
but still, but still, but still… 但还是,但还是,但还是……

看到这里我心都碎了。

**来源:方可成的新闻实验室

听起来很悖论的一件事情是,之所以愿意做现在的工作是因为它让我保持了逃离的愿望。
生活有太多温水煮青蛙,在每一个小小的瞬间靠一点甜头就把人驯化。尤其是像我,忘性这么大,上一秒想好的句子下一秒落笔就不知道第一个字是你我他。
常常忙着忙着就忘记了自己想要的生活是什么样。但是每一次看剧的时候,每一次听到不够好的台词的时候,听赖老师讲戏讲到纽约真的有很多奇怪的人的时候,看到工作坊的画家学员设计的戏单的时候,听到他们回忆起梦想和遗憾的时候。
每一个瞬间我都恨不得脱壳离开这里,下一秒将那些未竟的剧本没写完的故事没整理的照片和记忆放回手里。下一秒就出现在纽约的闹市里,出现在德国的大学里,然后花尽每一分每一秒努力。
戏剧、文学、艺术。那些美好又充满希望的东西一次又一次提醒我,我还是想活在自己的渴望里。

决定了不养一只小猫。一生太长了我果然还是没办法对别人负责。这一生自己挣扎也就算了,不必把别人也拉下水。

鲰生啊 boosted

其实我一直特别害怕的一点是对世界失去兴趣,Eason有首歌里面唱“让我对这世界好奇”,算算也是我的人生指标之一了,在我做什么都觉得无趣的时候,一定有什么出了问题(但要怎么走出去……

鲰生啊 boosted

想告诉不擅长做饭的朋友几件事:
1.不要开大火。
2.食谱上面没写的调味料不要放。
3.使用珍贵的食材并不会让你料理加分。
4.不要开大火。
5.肉要先解冻再煮。
6.不要开大火。
7.不要在煮菜的中途再加食材。
8.看到焦了就不要再继续煮了。
9.他妈说多少次了,不要开大火。
--ringo023

b站看到的太好笑了是真的

后来我发现人没有本善也没有本恶,只有动物本能。

专心做自己的事不和别人比较确实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人的欲望总是无限大,余光总是无限远。

鲰生啊 boosted

Glen Cowan这统计课的录播,slides+视频(可变速+可选cc字幕)+文字版,硬件配置之豪华给我看傻了……这就是别人家的网课吗
pp.rhul.ac.uk/~cowan/stat_cour

刚刚发现我有多不会爱呢,就连我给自己的爱都是有条件的爱。但是我又并不能观察到自己,于是只能从旁人的反应里看到反射自己的模样。于是,我从旁人爱不爱我来决定自己爱不爱自己。
什么时候自己的心里能够生长出爱。不想再借别人的爱了。

鲰生啊 boosted

我其实,算是没有直截了当地去追求自己的passion吧。其中有很多现实的因素。

我喜欢的东西,需要很多的专业知识和专业训练,这都是半路出家的我没办法很快得到的。再加上学出来,初级小朋友也很难养活自己。如果现在直接去“追梦”,目之所及5年内还是要靠家里,这是我很难接受的。

同时,放弃当前的路,走一条全新的喜欢的路,一定会碰到家庭和社会的阻力,我有能力顶着这些压力,顶着经济的困窘坚持下去么?

所以妥协到走了曲折的路线,选择了先保证经济独立和国籍自由,同时尽量得到需要的训练。选了是选了,不过每每看到直奔passion而去的人们,还是会觉得……心慌……

快快让我获得经济基础,让我能着手做事情吧🙏

鲰生啊 boosted

喜欢打球的一个原因是:站在球场上,风很明显。明明什么都看不见,却柔和地一点点划过肌肤,然后你感觉到自己皮肤一点点痒,被带走了一点点热量。
平时走在路上,明显的是前方。
但在球场上的我,真的会像小孩第一次意识到空气存在一样,惊讶于风。

我真的是一个很偷懒的人,一些处理不好的人际关系只想让它完全消失。

Show older
Mastodon for Liberals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