尝试了ipad和手机读书之后我发现还是Kindle好用,转了一堆书的格式准备重新宠幸它的时候。

不愧是你 Kindle

曾经的王二:怎么会有人谈恋爱叫对方宝宝啊好恶心哦。

很有意思但是却没太看懂
太多left unsaid了
感觉真要写的话 一篇中篇完全没问题

一直都喜欢拍路上遇到的人,把他们漫长人生的一瞬放进我的相机。

也一直想的是,等一天有了自己的家,我的家里会放上无数其他人生活的碎片,相比于自己、朋友和家人的照片,它们更像是我和这个世界的联结,是从自己生活里走出去,窥探世界的地方。

nytimes.com/2020/07/30/magazin

发现如果早上一直犯困的话,可以看看新闻。

这篇真的不错,所谓的“回响”可能是很多人心有余悸的“熟悉感”,“这条路我们曾经走过”。

nytimes.com/interactive/2020/0

阿草忘了说,周六晚上打完荒野吃完饭正好是我和takuya约好的打视频电话的时间。我可真是无缝衔接时间管理大师,除了学习啥都做了。视频先是在ins上很马赛克地开始了,卡到完全听不清,我的VPN最近真不太行,最后还是换到微信。

聊了好久,快三个小时。我是真没想到我们这么久没太联系了还能聊这么久。可能是性格真的很合得来,啥话题都能聊一聊争一争,而且完全不需要去小心翼翼,就像他非常自然地裸着上半身跟我聊天一样。他之前说我是他五个最好的朋友之一,我是觉得非常之荣幸,但也觉得相比其他朋友,我们俩以后见面机会又少,又不在一个国家不讲同一个语言,会慢慢疏远。但是现在看来,嘿嘿,还保持得不错。他还给我发了一张我们某一次视频超丑的截图,两个人都超丑,他眯眯眼我像个男人。他说这张图他觉得和对他很重要。我说why两个人都超丑诶,他说对啊,就是这样才重要!我觉得他是有什么误解,我们俩的丑照超多,完全不需要当宝一样珍藏好吗!

看到那个时候的照片,就想到当时我们俩一起在食堂门口看男人的日子。啊,真好啊,无忧无虑的,摆在我们面前的只有帅哥。

Show thread

前浪对后浪

「In my life I have done all I can to demonstrate that the way of peace, the way of love and nonviolence is the more excellent way. Now it is your turn to let freedom ring. 」

Mastodon for Liberals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